2011年6月1日 星期三

▌學程式兩年有所感




今天跟經堯,耿豪在路貓聊天時,經堯說他最近看我的作品時,好像都看不到我要說得重點,或是說我花俏東西做太多,混淆了他觀看我作品時的專注。自己聽到經堯這樣說時並不驚訝,因為上次給袁老師看目前作品新的進度,袁老師認為我一開始時作品的狀態比較好,後來新增的他都覺得不喜歡也覺得不重要。


這兩件事情讓我今天從路貓要回家時,很認真的思考了一下。記得當初學素描的時候,很喜歡從眼睛開始描繪,我喜歡把眼睛刻的很細,兩眼畫完後又開始刻五官,一開始畫的很開心,卻總是越畫越挫折,因為最後往往臉整個都是歪的。反觀現在畫水彩,下的每一筆都會思考,若覺得沒有必要便不畫,追求越少筆越好。並且在開始繪畫前整體佈局就想好了,不太喜歡描繪細節,對贅筆非常反感,常常會氣自己手賤多畫的任何一筆。

如果寫程式的過程跟繪畫的觀點可以相比,
我目前是不是常放錯重心?寫程式時我老在追求酷炫的畫面,processing高手Flight404的作品能做到怎樣的特效,我也都想用pd辦到(目前當然還差的遠....),所以在自己pd的作品內,幾乎把我所會所寫的功能都放上去,好聽的說法是火力展示,說難聽點,就是沒自信的鄉巴佬,出城就想把所有的家當展示出來....

寫程式、做表演也兩年了,初學時還可以用練功來自圓其說,然而當自己非常想把作品做好時,自己的確要好好警惕以及深思這個現象,繪畫時如果能做到去蕪存菁,寫程式、做表演是不是也要應當如此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