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7月26日 星期二

▌不假裝或詮釋自己不知道的事



禮拜天看公視時剛好看到吳念真導演1994年的作品"多桑",因為被影片的質感及氛圍所吸引,所以就連幕後花絮都一併看完,沒想卻被最後的花絮片斷感動到不能言語。

“多桑”的男主角蔡振南在電影裡飾演了吳念真從事礦工的父親,他因為長期在礦區裡工作,在50歲後如同其他礦工一樣得到肺矽病,也使得之後的生活都需要靠著氧氣瓶活命。在電影的結尾,他經不住長年的病痛折磨又或是不想帶給家人負擔,他選擇從加護病房的窗戶一躍而下,結束了他勞碌辛苦的一生...

電影很感人,看電影中我也不時聯想自己跟家人的相處情形,所以常常有電影畫面跟我記憶重疊的片斷。不過最讓我感動及印象深刻的是,蔡振南在幕後花絮時提到,他說:在拍攝從窗戶往下一躍的劇情時,他曾經有詢問導演是否要多加幾個鏡頭,來讓畫面更完整。但吳念真跟他說,他只拍他所看到的,他沒看到及沒經歷的一切他不拍。

這片段之所以感動我以及帶給我的意義是,我看到導演真誠的回顧自己人生及表白,並把這樣的能量轉移到作品。作品忠實呈現開始故事的原點,並且沒有過度詮釋及不相關衍生。吳念真這樣的拍攝理念,也讓我聯想到上學期袁廣鳴老師的一堂課,課程上請來一位大陸講者Jacques Han,他在課堂上提到蘇格拉底因為懷疑神明說他是世界最聰明的人,所以到處找一些有學問的人來討教,想證明自己並不如神明所說的。可是他後來發現世上的人多假裝自己能懂得自己不懂的事,蘇格拉底這時才知道,原來能夠清楚坦白的承認自己無知以及不去假裝自己 懂很多事,這樣的人只有他一人。



我自己在創作時,常常把創作原點模糊了,就像之前我在“學程式兩年有所感”一文中提到的,自己很容易陷入迷魂陣中,在前進的過程中迷失自己。也經常在作品未完成時或完成後,受到觀眾的評論影響,來動搖或改變自己作品的論述。尤其是在“Between Choice"這件作品中,我更是跌了一個大跤,我並沒有堅守自己立場,在創作時試圖把不屬於我的生活經驗置入,也試著詮釋自己不知道的事。當然下場很淒慘,所有的人都無法進入我作品中,包涵我自己...

之前有很多朋友提醒過我這點,我朦濃的未能完全理解,不過就在觀看“多桑”這部電影後,我真的深刻感受到堅守原點和不說超過作品的論述的重要。自己好像終於抓到點靈光,來確定自己未來該如何繼續創作了........